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法律

官员谈工程乱象中标企业向挂靠企业收转包费

2018-11-06 21:52:03

官员谈工程乱象:中标企业向挂靠企业收转包费

工程质量安全仅仅依靠监管招投标环节还远远不够,必须加强中标企业的标后监管工作

工程建设领域环节多,监管难。《瞭望》周刊调查发现,除了招投标环节的“猫腻”外,挂靠、违规出借资质投标,违法转包分包等一些中标后的“老大难”问题得不到解决,也易酿成生产事故,威胁人民群众生命财产的安全。

2013年1月,江西鹰潭开始在政府投资工程建设领域探索标后监管制度,通过加大对中标后的施工、监理等单位的监管力度,以科技手段为工程质量安全再上新“锁”,让挂靠、转包者“无空子可钻”、“断了念想”。

猫腻不仅在招投标环节

说起工程建设领域的乱象,人们大多会想到招投标环节中出现的“围标”、“串标”、“萝卜门槛”和“走过场”现象。其实,招投标环节仅仅是工程建设领域其中一环,把好了这一关,还远远不够。

“在招投标环节拿到建设项目,意味着一些承建单位‘赚钱’的开始”,鹰潭市纪委副书记、监察局局长杨森告诉本刊,“更大的‘猫腻’还在招标之后。”

由于相关制度的不健全,在利益的驱使下,一些施工、监理单位往往采取转包、挂靠等形式进入市场,“一级企业中标,二级企业进场,三级企业施工,甚至是没有资质的人员施工”成为建筑业“约定俗成”的现象。

施工、监理单位的主要技术及管理人员代表着中标单位的实力和水平,只有在他们到岗尽责的情况下,才能确保工程的质量和安全。因此,国家相关法律法规明令禁止中标企业对整个建设工程进行转包或非法分包。

“但不少中标企业都存在着非法转包的行为,并在转包后当起了‘甩手掌柜’。”据杨森介绍,中标企业通常向挂靠企业收取总工程款的1%至10%作为“管理费”或“转包费”,而中标企业为了获取更大的利益,基本上不会派出符合要求的管理技术人员到已转包的工程项目上。

有些挂靠企业会将工程再次转包给当地的包工头,包工头为了获利压缩人力成本,往往多聘请一些劳务费相对低廉的无资质人员参与施工。这导致施工人员的资质失去了“门槛”,甚至还出现过画工当上建造工程师、厨师当上监理工程师、司机当上了安全员的“怪现象”。

2012年的4月和5月,鹰潭市曾发生过两起令人揪心的施工现场坍塌事故,与施工单位资质的不合格、监理单位的缺位有着直接关系。

其中一起坍塌事故发生在济广高速鹰潭南收费站的改造工程现场,事故致6人死亡,直接经济损失486.9万元。经查,工程的施工方无任何建造资质,现场作业人员竟然没有一个具有行业从业技术资格证,其中甚至包括多名仅懂得雕刻技艺的画工。

另一起市重点工程的坍塌事故导致2名临时雇用的施工人员当场被掩埋致死。鹰潭市纪委执法监察室主任陈勇参与了这起坍塌事故的调查工作。他介绍,事故原因为这2名施工人员在未接到工作指令,又未采取任何安全防护措施、无相关人员看护的情况下进行了违章作业。[1][2][3]下一页系列规章创新监管方式

鹰潭市政府意识到,工程质量安全仅仅依靠监管招投标环节还远远不够,必须加强中标企业的标后监管工作。

为形成长效机制,2013年1月起,鹰潭市下发了《市政府投资工程建设项目标后监管办法(试行)》《关于进一步加强政府投资重点建设项目监督管理的意见》《鹰潭市建筑业施工企业诚信管理暂行办法》等一系列规章制度,通过以制度为保障,以科技为支撑,以监管为抓手,强化工程建设项目各方职责和现场管理,形成对政府工程项目标后监管的合力和氛围。

系列规章制度首先明确了建设单位对工程标后监管的主体职责,并要求建设单位将《市政府投资工程建设项目标后监管办法(试行)》纳入项目招标文件中,以民事合同的方式与中标施工单位、监理单位约定:项目结算时,将根据检查结果、考勤登记情况计算施工、监理单位违约金;对违约情节严重的,禁止进入鹰潭建设市场投标1至3年。

为加强对主要管理人员及技术人员履职上岗情况的监督检查,鹰潭市创新监管方式,在每个项目工地指挥部,安装上可即时无线传输的影像考勤机。

在考勤方面,建造师、监理人员每月需到岗22天以上,总监理工程师每月8天以上。在罚金方面,建造师和总监理工程师无正当理由缺岗一天扣除违约金5000元,监理人员无正当理由缺岗一天扣除违约金3000元。

所有违约金由财政部门直接从工程款中扣除,并列入工程审计报告。截至去年底,鹰潭市纪委、监察局已根据考勤情况扣除违约金20多万元。

“为保证工程建设质量,必须将施工、监理单位的主要技术及管理人员牢牢‘绑’在工地上。”鹰潭市城乡建设局副局长周建水表示,影像考勤机基本避免了其他考勤登记方式可能出现的弄虚作假行为;无线传输的方式便于监察机关、行业主管部门对施工、监理单位进行即时监督。

为确保标后监管工作阳光运行,鹰潭市将全市政府投资工程项目基本情况、建设单位负责人、分管及具体人以及施工、监理单位主要技术管理人员到岗出勤情况在当地主要媒体上公示,并公布监督举报,充分发挥社会监督的力量。

同时,加强工程建设领域项目信息和信用信息公开共享平台建设,建立企业诚信档案,严格实行市场准入,推出不良记录“黑名单”系统,禁止失信企业一定时期内在鹰潭市承揽工程项目,促进了建筑企业诚信自律、诚信经营。目前,江西省内已有3家企业列入过“黑名单”。前一页[1][2][3]下一页企业接标前学会“掂量自身”

鹰潭市的标后监管制度“空前严厉”,极大震慑了挂靠、转包者,一些想“按老规矩来”的竞标者直言“无空子可钻”、“断了念想”。

在鹰潭市便民服务中心亮化工程的招标中,第一中标排序人自知不能按约定派出本单位管理技术人员到场施工,主动向建设单位提出放弃第一中标排序人资格。

“标后监管制度对招投标环节有一定反制作用。”陈勇认为,加大标后监管的力度后,建筑行业运行更符合优胜劣汰的市场规律,有实力企业的中标概率将提升,从而保障了政府投资工程的安全质量。

由于明确了建设单位对工程标后监管的主体职责,曾经存在“老好人思想”的建设单位也开始履行“找碴”职责。“如果建设单位不找施工、监理单位的碴,纪委就会找他们的碴。”陈勇说。

鹰潭市职业技术学院迁建工程指挥部有关负责人杨理平对标后监管制度表示“很欢迎”。杨理平说,以前最怕下雨天,一到下雨天,监理工程师、安全员都走光了,发现问题也不知道找谁来处理;标后监管制度实行后,每到下雨天,相关管理技术人员都能排查出不少安全隐患问题。

本刊在鹰潭多个政府投资工程项目工地采访得知,施工、监理单位同样期盼这些关键环节“越规范越好”。

“从长远看,这利于整个行业健康发展”,鹰潭市高新区一政府投资工程项目部负责人樊祥敏说,标后监管制度让工程竞标者在思想上发生了“质”的改变,从“不管不顾先抢到手再说”到“掂量下自己能不能做”,施工单位在竞标前有了新顾虑。

万一施工单位因为不能如约派出管理技术人员而进了市政府的诚信“黑名单”,等于是自毁前途。“任何人都可以在互联上查询到公司的诚信记录,到时候,不要说公司在鹰潭的市场没了,在外省的市场也会大受影响”,樊祥敏说。

“虽然影像考勤让监理人员无法像以前一样一天赶四五个场子,但这其实是对监理人员的保护”,从业十余年的恒实建设监理咨询有限公司监理工程师李建峰认为,由于建筑安全质量是终身负责制,监理人员在制度约束下全身心投入一个项目工程,能有效降低施工事故的发生率,提高工程的建设质量,在一定程度上也为自身规避了风险。

鹰潭市的标后监管制度试行已经一年多,让企业明白了“想在鹰潭市场生存,就必须依靠自身实力”。正如曾挂靠借用过资质的南昌某监理公司负责人张某所说,“鹰潭市工程项目标后监管规范,今后来投标要认认真真,再也不敢弄虚作假。”□文/胡锦武袁慧晶

原标题:官员谈工程乱象:中标企业向挂靠企业收转包费

原文链接:

稿源:中新

作者:

前一页[1][2][3]

家用汗蒸房
万炮捕鱼
奶茶培训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