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军事

吴纪亚运会中国几块金牌琴有义务把应昌期学南

2019-01-30 22:01:51

  上海市应昌期围棋学校校长 吴纪琴我在学校的时间比较长,已经有三十年了。

  1987年刚毕业到校任教的时候,天津中学的办学条件应该说是比较差的,只占这里一座楼的三个楼层,楼上、周边都是居民,没有操场。

倦来眠;

  做操在马路上,做操之前行政人员要到马路边把小商小贩赶走,学生再出来。

  当时还有分校,分校的条件还要差,是在弄堂里的老式石库门房子,教室相当的小,老师走到下面去看学生都要侧着走,善待自己衣服经常会划破,下大雨的时候还要放桶接水。

  应老先生办了这个学校以后,一下子觉得办学条件好了很多。

  教室是这样的敞亮,设施是一流的,1999年刚落成的时候就有电子备课室,当时好多大学都没有这样的条件。

  这么多年来,专用教室基本上没有动过,整幢楼也没有大修过,造的质量非常好。

  老师们包括我都觉得有义务把学校办好,不辜负老先生。

  老先生讲

,希望围棋能够普及,包括普及到欧美国家,同时提高中国人下围棋的素养,不是一定要在竞技方面怎么样,更多的还有围棋给予我们文化上的东西,包括礼仪、思维方式、心理素养、行为习惯等等。

  所以老先生提出要走教育这条路,而不是作坊式的去传承。

  我觉得老先生这个意识很超前,很有预见性。

  我们学校也有去承担这个义务,把优秀围棋文化挖掘出来,让每一个孩子获得终生受益的东西,而不是培养一个常昊、两个常昊。

  当然,如果我们这样去做,出一个常昊、两个常昊也是不稀奇的。

  我们学校出了江维杰、范蕴若等十名职业棋手,今年一个男生、一个女生都入段了,这是很不容易的。

  上海市教委对我们很认可,认可是一所围棋特色学校。

  有的学校是“足球特色”,但只是项目特色,不是学校特色,我可以说我们每一个孩子都会下围棋。

  我们学校是九年制义务教育,没有特殊政策,完全按照地块招生。

  有一些孩子不在我的地块里面,想来是进不来的。

  在这种条件的制约下,学校一、二年级每个礼拜上两节围棋课,是普及类型的,两年下来基本上能到级位水平,这样高年级就可以去渗透围棋文化,不会下围棋很难理解。

  我们并不是只学围棋,舞蹈、口琴等其他的兴趣爱好和别的义务教育阶段一模一样,也有学生到专业音乐团体里去了。

  三年级开始,我们为对围棋感兴趣的,教练发现有潜力的孩子专门成立校队。

  我们有两个专业老师,高杰和祝励立,高杰主要负责普及,祝励立负责提高。

  同时借助基金会的资源,比如他们搞活动,许多一流棋手到来之后和学生多面打,去年我们棋王争霸赛的冠军和俞斌、常昊进行了多面打。

  像吴清源老先生、陈祖德陈老都来过我们小学,吴清源特别喜欢看小朋友下棋。

  遗憾的不一定躲得过是,应老先生只在开工典礼前来过我们学校,落成的时候就只有夫人来了。

  我们在二楼创建的学校围棋文化教育中心里,设立了应昌期围棋陈列室、中国围棋发展史陈列室、围棋文化与围棋名人廊,我想老先生的精神应该得到了发扬。

  一方面是他对围棋的贡献,另一方面可能宣传得比较少,是他的爱乡爱国精神。

  学生进来的第一课,就是参观围棋文化教育中心,有大同学对他们进行讲解,介绍老先生的生平经历,在这种环境下进行熏陶。

  我们做了一个特色校本教材建设方案,进一步开发围棋的校本教

浙江胸部护理生产厂家
大汉堡西式快餐
浙江塑料制袋机生产厂家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