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信用贷款到车辆抵押贷款三个月后姚宏知道2019iyiou最新

2019年05月15日 来源:

2017年的第一天,黄山,阴。没有看到日出,但这并不影响姚宏的好心情,他和兄弟伙站在“迎客松”前面的阶梯上拍照留念。16年后,当初一起创业的四个青年,都已小腹微鼓,这是他们第一次聚齐。

镜头前,四人清一色黑上衣,身体统一朝前方倾斜,他们高举拳头,春风满面,像毕业时合影留念的同学,对接下来的一切充满期待。

姚宏站在最中间,这位P2P行业里唯一登上胡润百富榜的人,至今依旧看重兄弟情义。黄山聚会是姚宏提议的,四人中唯一没有在微贷工作的中专同学漏国海,准备在新的一年加入,他想借此机会和大家联络感情。

黄山景区内的西海饭店,海拔1600米,是观云海、日出的最佳位置,当天晚上,四个男人睡在同一个房间,9980元一晚的豪华套房。在姚宏记忆中,十六年前的2001年1月1号,比这天要冷得多,同样的四人,正一起挤在朋友的出租屋里打地铺。

那是姚宏第一次创业。刚工作不久,由于所在公司经营不善,他决定从上海回杭州自己创业。他们临时借宿在朋友家。最开始卖IP卡,为了省下坐公交的钱,四个人骑自行车跑遍了杭州的大街小巷。每天去吴山广场进两次货,本钱不够,第一批货卖出去后才有钱进第二批。

从杭州出发,姚宏开始了他跌宕起伏的创业生涯。第一年卖IP卡,每月可以赚到几万元,当时杭州的平均工资水平是2000元左右。后来做电信外包业务,年收入已达到几百万。

直到2008年,姚宏无意中在商业杂志上看到拍拍贷,贷模式很快吸引了他。2011年的7月,姚宏创办微贷。

第一次创业的时候,四个人加起来不到5000元。十多年过去了,2017年,姚宏的起点变成了700亿——这是微贷截止2016年12月30日14点08分的成交总额。当天的日成交额,是5亿元。

今年5月,微贷宣布获得嘉御基金10亿C轮融资,正式成为P2P车贷领域独角兽。即便如此,如果现在有令人激动的项目,姚宏还是会考虑,他说自己对创业“有瘾”,“遇到好项目的时候,会不惜一切去做”。微贷成立之前,姚宏有高达三十次的创业经历。

在中专时,姚宏就发誓一定不止要养活自己,他卖过风筝、派克笔。更早前,还在读初中,他就已经把家里的猕猴桃、梨子装进书包,背到学校卖给同学。

2000年,姚宏中专毕业,杭州公司少,他又“打死不愿进工厂”,用他自己的话说是“要学历没学历,要经验没经验”,最后没能在杭州找到合适的工作。

初中同学介绍他去上海,他买了最便宜的绿皮火车票,哐当哐当,从杭州到上海足足站了四个小时。时间对当时的姚宏不重要,便宜就好,年轻人有的是精力,“如果不要钱,坐两天都愿意”。

他至今记得,刚到上海的时候全身只有3块钱,第一份工作是做IP卡,负责拨号器调试和装配。一年以后,姚宏回杭州创业,卖的就是这种卡。

开始是觉得创业比较好玩,四个人经济基础都不好,也没什么负担,公司倒闭了,还是要继续工作,“万一下个公司又倒闭的话,那也挺麻烦的”,抱着这种试一试的心态,他们又回到杭州。

推销IP卡的时候,四个人天天晚上打,照着中国黄页薄,一个一个拨过去,钱是可以赚到,但是经常被人骂。后来姚宏接到一个一千多块钱的单子,需要500元的成本,他拿起打给亲朋好友,被拒绝了无数次之后,终于在打到第20个时,这500块才有了着落。

这时差不多也是一月份,四个人还做过黄牛,卖火车票,最后一人赚了几百块钱回家过年。

2010年,嗅到互联金融这个创业机会,姚宏雄心壮志,成立微贷,誓言帮助像自己当年一样连500块钱都借不到的小微企业创业者。在此之前,其他三个合伙人已经相继离开。

当时行业还是一片蓝海,“P2P投资人都非常激进,也愿意承受风险”,国内首批P2P平台全是信用贷款,风控措施也不完善,后来大部分关掉了,姚宏是第一家转型做抵押贷款的平台。

从信用贷款到车辆抵押贷款,三个月后,姚宏知道,这事成了。

交易量明显上升,“第一个月就做了一千万的业绩”,而做信贷时最好也就几百万。然后是大幅下降的坏账率——以前不打催,90%的借款人都不会主动还款,即使打完可能还有50%的人不想还,车辆抵押之后基本全都主动还款。

目前微贷的坏账率在0.25%左右,不仅远低于其他品类的P2P平台,甚至低于以风险控制见长的银行贷款。姚宏认为主要原因,是车辆比较好找、易控制。微贷目前的风控手段主要包括两种:车辆抵押登记和给抵押车辆装GPS。

严格控制风险的经验,源于最初做信贷时的惨痛经历,姚宏至今记得,微贷成立第一年,他对人性的信任度如何跌至冰点——

“几乎所有借款人都是面对面谈过的,我这个人比较善良,把他们看成是当初窘迫时的自己,结果发现大多数人都不可靠。有人打质问我,为什么当初要借钱给他?真的非常让人失望。”

或许是“嫌”他太“善良”,“公司现在有个不成文的规定,那就是姚BOSS不能参加审核。”一位微贷的员工说。

1996年,姚宏考上浙江商业学校计算机专业,成为全国较早学习计算机的那批人。

姚宏喜欢接触新事物,但第一次来杭州,还是感到不习惯。他没有坐过公交车,从未见过红路灯,这里的马路比县城的宽了好几倍。

那时,姚宏每个月的生活费是200元,回家车费和置办衣物的钱,全包括在内。尽管生活拮据,但他还是坚持每天买两份报纸,《钱江晚报》和《参考消息》,后来又加了一份《都市快报》。他渴望通过阅读,能快速获取最新的知识和信息。

后来创业,他还花了77块钱,在《钱江晚报》上登了一条文员招聘广告,接到了三百多个求职,“什么学校的都有”。姚宏认为这反映了当时的求职状况:“工作非常难找”。那是姚宏毕业第二年。

看报纸的习惯,是乡里念初中时养成的。他不喜欢当班干部,但从小成绩好,常去办公室帮老师阅卷。有时则是因为和同学打牌,被叫去罚站,因此“有幸”成了校长办公室里过期报刊的唯一读者。

他最喜欢看《参考消息》,因为“它会直接翻译成中华民国总统,而不是台湾领导人”,相对来讲“比较客观”。他仍然记得,自己在报纸上看到南斯拉夫大战和卢旺达大屠杀的时,第一次感到和世界发生关联。

姚宏也喜欢看书,尤其喜欢看历史和政治。他一直想不通,为什么所有人都奋斗在社会主义小康道路上,自己的家乡却依旧贫穷?“全国人民都很幸福”,是姚宏从书里看到的。相形之下,淳安是全世界最贫穷的地方,而他们村肯定是淳安最贫穷的。

这种贫穷感伴随了他很多年。他小时候甚至希望家乡的水库发大水,“把一切全部冲掉算了”,结果是“那个水库到现在依旧还在”。

跟同龄人相比,在信息来源有限的年代,姚宏属于知识层面相对广泛的人,也是最早接受新鲜事物的人。

银行业务刚推出的时候,很多人觉得不安全,姚宏是朋友中最先开通的,后来做微贷也一样,“因为当时做的人少,没人敢做”,所以他就去了。

白手起家的人,身上都有一股无畏无惧、坦坦荡荡的劲儿,姚宏在决定成立微贷之前,已经做好了损失一切的准备。“反正钱是自己赚的,不是骗来的,也不是问家里要的,我没有什么压力”姚宏说,“唯一的压力就是思考生意怎么更赚钱,所以我每次都一条道走到黑”。

微贷成立第一年,姚宏净亏损达600万,信用贷款模式被证明过于冒险。对人性无条件的信任换来的是商业社会血淋淋的背叛,因为精神压力太大,姚宏患上神经性耳炎,因此还住了半个月医院。2012年,微贷转型做汽车抵押贷款。

幸运的是,这一次,姚宏赢了。截止2016年,微贷在27个省份开设350多家线下店,是全国规模最大的车贷平台;与汉鼎宇佑对赌的3亿盈利,也已经在年底前顺利完成,微贷不再单纯追求流量爆炸,姚宏认为“按照金融程序操作,利润也是很重要的表现”。

刚来杭州时,在新奇与不适共存的日子里,姚宏怎么也不会想到,有一天自己会坐在这座城市的商业金融中心,管理一家拥有14000多名员工的公司。

姚宏现在的办公室,有个大型专业望远镜,从50层高楼望出去,对面就是G20会场,旁边是市政府大楼、七星级酒店和杭州大剧院,天气好的话,还可以看见几公里外的西湖景区。微贷位于杭州CBD——钱江新城最繁华的地段。

姚宏说自己从未看过日出。现在工作太忙,早上起得晚,望远镜大多时候只是个摆设。而小的时候,他家中四面环山,贫穷是生活的主题,也没人关心日升日落。

杭州市淳安县汾口镇最西边的村子,上世纪90年代初还没有通汽车,姚宏从家里到镇上要走两个小时。去杭州的话,早上四点就得起床,姚宏念中专的时候才第一次到杭州。那年他16岁,此前去过的最远地方是淳安县。

在姚宏小时候,80年代的中国农村,解放生产力的工业时代远未到来,家庭的主要收入来源依旧依靠繁重的体力劳动。

那是中国劳动力最廉价的时期,一棵树背着走几公里山路,是5毛钱,一个农民工一天的工资不足10元。姚宏的父亲只有小学文化,和村里的绝大多数人一样,沉默勤奋,命运的陀螺有规律地旋转,没有人想过改变现状。

信息闭塞的小村里,姚宏是对贫穷感受最早、也最敏感的那批人。他看着父辈日复一复重复着贫瘠而单调的生活,在村里其他年轻人把幸福定义为“出门打工赚钱,娶个老婆回家”的时候,姚宏就发誓“一定要离开这里”。

“小时候的经历,看似和现在没有关联,其实内在都是有驱动的”。姚宏在家里排行老三,从小体弱多病,做什么都很慢,砍柴慢,割稻谷也慢,所以很少干农活,一般在地里待不了半天,就被叫回家晒稻谷。

那些日子,他在书上看到了“中科举”、“功成名就”、“成一番事业”这些词汇,突然感觉自己的生活毫无意义,“这样不行,这不是我要的生活”,他下决心一定“要逃离”、“要改变”。

更痛苦的是,这些想法不能对别人说,他觉得没人会理解自己。姚宏把这些想法默默闷在心里,一个人孤独地躺在田野上,思考着不确定的未来。

拖拉机是村里唯一的现代社会产物,“最有钱的人才买得起”,姚宏常和一群同龄孩子,追在这个财富的象征物后面奔跑。下雨天,村里机耕路打滑,载满树木的拖拉机经常在上坡时被难住,孩子们一看见立马跑过去,集体从后面往上推。

“如果拖拉机往后退,一群十来岁的孩子肯定全被压在下面”,姚宏说“没人考虑安全问题”,那个时候他甚至觉得拖拉机散发的柴油味都很好闻,不像现在人们说汽车尾气,是造成雾霾的元凶。

超负荷的拖拉机缓缓行驶,孩子们把它推上平坦的道路后,就顺着车尾爬上去。司机并不停车,等他们坐够了又从车上跳下来。

一群少年站在道路中间,目送冒着浓浓黑烟的拖拉机朝前驶去,他们抬头望望远方,风吹稻浪,父辈耕作的身影孱弱又渺小,如亘古命定的一般。

亚洲卫视
2014年长沙零售天使轮企业
2012年广州汽车出行A+轮企业
相关文章
  • 狂人大战教授主场斯坦福老枪手旧地重游却遭嘘声款待
    狂人大战教授主场斯坦福老枪手旧地重游却遭嘘声款待

    [摘要]法布雷加斯决定返回英超时选择落脚斯坦福桥而非阿什伯顿,就已经要为代表别队重返阿森纳主场时遭遇的场面做好心理准备。 小法回家却假摔染黄林良锋报道这一天终究要来。法布雷加斯决定返回英超时选择落脚斯坦福桥而非阿什伯顿,就已经要为代表别队...

  • 中国赢东海主动权彻底打破美日强权手段1中
    中国赢东海主动权彻底打破美日强权手段1中

    中国赢东海主动权 彻底打破美日强权手段(1)中国军情东海南海巧打漂亮组合拳 李 杰 如果把我国划设东海防空识别区和辽宁舰航母战斗群南下南海这两桩大事分别来看,一个空中、一个海上,一个东海,一个南海,似乎相隔甚远,关联不大;但如果将两者有机地联系...

  • 境外资金将可做空沪股机构对A股负面影响有限
    境外资金将可做空沪股机构对A股负面影响有限

    分析师认为对A股负面影响有限或隐藏新的机会期待沪股通做多A股的愿望尚未实现,而境外资金月内就有机会做空A股。根据港交所披露的最新消息,本周六将进行境外资金做空沪股的系统测试。而且港交所计划在本月内推出沪股通下的卖空服务。不少股民担忧,做空...

  • 玉树副县长食物还能撑两天帐篷和药品远远不够
    玉树副县长食物还能撑两天帐篷和药品远远不够

    昨晚,青海省玉树藏族自治州玉树县副县长秦鹰在中说,四川、甘肃等省份的医疗小分队数十人,于昨日下午抵达玉树县城。更早些时候赶到的武警青海玉树州支队的队员已经展开营救,目前已从废墟中救出数千人,其中部分伤员已经得到紧急处置,但因缺少医疗设...

  • 二季度居民投资意愿走低
    二季度居民投资意愿走低

    中国人民银行昨日公布的《2012年第二季度储户问卷调查报告》称,在当前物价、利率及收入水平下,19.3%的居民倾向于“更多消费”,33.5%倾向于“更多投资”,47.2%倾向于“更多储蓄”。与上季相比,居民消费意愿增强(较上季提高1.8个百分点),投资(股票、基金、债...

  • 探索绿色节能照明的采购方略绿色节能照明
    探索绿色节能照明的采购方略绿色节能照明

    面对巨大的市场商机,很多企业纷纷涉足照明领域,各式各样的照明产品、层出不穷的照明厂家、鱼龙混杂的照明市场,逐渐让开发企业望而却步,无从选择。绿色照明产品采购过程中的问题、难题亦让开发企业心生疑虑,萌生拒意。其实,采购也是一门学问,也有...